苗不少
2021-01-08 02:3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黑土地就这么不行了?”卢伟觉着,得跟着王贵满干点啥,“黑土这宝贝,不能在咱这一辈手里整没了。”

紧邻梨树县城的梨树镇八里庙村,50岁的村民卢伟种了一辈子地,也有同样的担忧。

“说实话,有些问题,咱一时半会也拿不出主意,但可以动员农民一起想办法。”王贵满说,农业生产有很强的区域性,新技术实施效果千差万别,得和农民商量着干,调动他们的创造性,因地制宜解决问题。

小到农技改革,大到结构调整,梨树县力推循环农业,发展绿色农业,一场黑土地保卫战正在全面打响。仅去年,全县调减玉米35万亩,播种大豆近10万亩,打造了全县5万亩耕地轮作试点示范区。

“咱东北的春天,风多,有劲儿。春风起,十里沙。严重的时候,一春天几乎能刮走一脚厚的土,把黑土都刮走了,不成了黄土平原?”程延河一想到这就会后怕。

作为农业大县,“梨树白猪”远近闻名,全县年生猪交易量高达150万头。

眼下,快种完地,刘春野就有了重要收获。“再过一个多月,绿色食品标志就能下来。”经过3年转换期,刘春野经营的土地通过了检测,达到绿色标准。

“秸秆覆盖耕作只有带地入社的在做。”卢伟的合作社现有3100多亩地,都是农户带地入社经营。他说,小农户只看到免耕省事省钱的好处,照旧将秸秆从地里烧掉,然后花上400多元,雇上合作社的免耕机械,轻松就把地种了。

“以前用农家肥,秸秆经过家畜的消化,变成粪便又回到地里。大量用化肥后,秸秆烧掉,费力费工的农家肥也不用了,黑土的营养就这样一点点地流失。”王贵满说。

“老百姓心慌啊,一点闪失就得搭上一年的收成。”推广秸秆全覆盖免耕技术,王贵满没少当着农民面做“担保”。虽然常感步履艰辛,但他坚信:“保护好,黑土地就会重生。”

黑土是世界公认的最肥沃的土壤,形成极为缓慢,在自然条件下形成1厘米厚的黑土层,需要200至400年。全球黑土区仅有三片,分别位于乌克兰第聂伯河畔、美国密西西比河流域和我国东北平原。

“老辈人翻地哪有露黄土的时候,但现在深翻一点就是黄土。”卢伟说,有些地块挖开10多厘米下面就是黄土,土话叫“破皮黄”。

“这个技术这么好,你问大伙做不做?还是犹豫!”王贵满告诉记者,农民从道理上是认可的,但他们怕“说的都对,做起来白费”。王贵满深知,几十年形成的耕作习惯,哪怕一丁点儿改变,都像是一场革命。

近些年,卢伟承包土地,各种各样的地都见识过。“原来用20马力的拖拉机,能把这地旋耕得稀松;现在,150马力以上的拖拉机旋完地,还全是土坷垃,地硬了。”

中国农业大学科研团队监测显示,试验田保水能力相当于增加40至50厘米降水,减少土壤流失80%左右。全秸秆覆盖免耕5年后,土壤有机质增加20%左右,每平方米蚯蚓的数量达120多条,是常规垄作的6倍。

“一两黑土二两油,插根筷子能发芽。在老辈人眼里,咱村这地都是宝地。”卢伟还依稀记得小时候走在田里软绵绵的感觉,手往地里一掏就是坑,“抓一把土手感相当舒服。”

丁德经营着4家种猪繁育场,企业规模居全县前列。在位于四棵树乡的厂房内,记者看到,与猪舍配套的粪便干湿分离器、堆肥的储粪场地、粪液的储藏池、氧化塘等设备,井井有条分布。

“今年县里还直接把有机肥运到了地头,基本不用自己花钱买肥。”刘春野的3000亩地免费用上了有机肥。

如今,梨树县黑土地保护也提出了做好生态循环农业的目标,正着手建设绿色食品玉米标准化生产基地100万亩,让丁德这样的养殖户颇为期待。

依托种粮大户和合作社,梨树稳步推进黑土地保护。但是,土地分散经营制约黑土地保护的瓶颈,并没有被彻底打破。

企业自己做循环农业,是梨树养殖企业的主要模式。丁德到过不少地方考察,希望省去企业流转土地的麻烦和成本。“远的不说,就说我们省另外一个产粮大县榆树,采用购买服务方式,由畜禽养殖企业或合作社将秸秆和畜禽粪便堆沤腐熟施到田间。”去年,榆树推广面积达10万亩,中标企业完成肥料堆沤之后,送至地头田间,由农民自己扬撒。

“费了老大周折,先花了6000元,买零部件焊接制作。然后找了15亩苞米地,反复试验,一个星期不停改进。”在三棵树村家中,杨青云拿出了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展示了他的发明——秸秆归行机。只见可调节的圆形爬犁的钢板上面,钻眼成串,焊缝一条接一条。

近10年来,梨树农业部门还通过组织高产竞赛、召开研讨会等形式,吸引了全县种粮大户广泛参与,让他们成为黑土地保护的忠实“粉丝”。

让黑土地“绿”起来,必然要管控畜牧业对土壤的污染。“我们逐渐用有机肥、生物肥取代化肥,降低化肥使用量,并严格控制饲料添加剂重金属用量。涉重金属企业必须依法申领排污许可证,开展强制性清洁生产审核,实行清洁生产。”盛天表示。

“不去推广新技术,问题咋也解决不了。”梨树县黑土地保护效果好于预期,让王贵满对未来充满信心。

“苗不少,也不会减产。拿我工资担保,行不?我人跑不了,话撂在这,大伙作证。”王贵满给农民先吃一颗“定心丸”。

“这为保护黑土地提供了硬支撑。”王贵满说,“下一步还要建好机构,抓好考核,拧成一股劲,保护好这黑土地。”

王贵满的底气,来自高家村实验。“实验计划10年初见成效,现在远远好于预期。”

吉林省土壤肥料总站2017年10月完成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开垦初期,黑土层厚度一般在60至80厘米,深的可达100厘米。目前,吉林省黑土腐殖质层厚度大于30厘米的占总面积的35%,20至30厘米的占38%,小于20厘米的占27%(其中完全丧失腐殖质层的占3%)。

“就拿种黑豆来说,亩产300多斤,去年卖到3元一斤。有了绿色食品标志,还能轻轻松松多卖2元钱。”拿起纸笔,刘春野算开了账。

隔了半个月,王贵满又特意到农户的地头查看,“苗出得溜齐儿,农民的心也踏实了。”

丁德介绍,粪便从猪舍出来,由管道进入混凝土池子,经过干湿分离后,干粪进入储粪场,卖给县内的有机肥厂;湿的进入氧化塘内发酵,春耕前秋收后,再装进罐车还田。

“这个我暂时还解决不了。大伙儿先回去琢磨,开春整出个法子来。”主持会议的王贵满说。

在这块试验田里,中科院、中国农业大学和吉林省农科院等单位的研究人员,以玉米秸秆全覆盖为核心,逐步探索建立起较为成熟的耕作技术体系。

2007年,高家村一块200多亩连片地块,成为秸秆全覆盖耕作技术的试验田,采用宽窄行种植模式,窄行上两垄玉米一般间隔40厘米种植,宽行一般80厘米上面覆盖秸秆。第二年80厘米的宽行中间取40厘米种植玉米,去年的窄行变宽行堆秸秆。

八九月份,玉米已经结棒。落过一阵雨,卢伟下地薅起一棵玉米秆,“根就盘成脸盆这么大一坨,地下20厘米深的地方全是犁底层,硬得扎不下根。”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秸秆全覆盖免耕,地温稍低,出苗慢点,天再暖和些就好了。”王贵满解释完又反问道,“先说墒情好不好吧,省了买种子和间苗的钱了吧?”

“苗带都被秸秆覆盖,导致地温低影响出苗,秸秆量大还影响播种。”在2015年底的农民研讨会上,县里的种粮大户针对秸秆全覆盖耕作的问题说道起来。

卢伟每年都会在地里尝试些保护耕地的“新花样”,“地就是再多些,咱也能种。”在田里滚了大半辈子,卢伟对种地不犯怵。

为了保护好黑土地,梨树县作了一系列探索。保墒、防风蚀、增加有机质,在县农技推广总站站长王贵满看来,秸秆覆盖还田、轮作等方法是养地增产最经济有效的方式。

“现在这地苞米亩产能到1300来斤。”刘春野将前两年的黄豆地种玉米,黑豆地种黄豆,玉米地种黑豆。三样轮着来,豆子挣了钱,固氮又肥了田。

吉林省监测数据显示,全省黑土地土壤有机质含量从上世纪50年代初期的8%下降到现在的不足2%。目前,黑土耕层有机质还在以平均每年0.1%的速度下降。有机质含量的持续降低,导致土壤板结,供肥保水能力下降。

如今,从中国农业大学梨树实验站,到村头地边的“科技小院”,来自各大高校、科研机构的200余位科研人员常年在梨树搞科研。自2015年举办首届“梨树黑土地论坛”至今,已有包括11位院士在内的国内外160余位专家做客梨树,为保护黑土地支招。

《东北黑土地保护规划纲要(2017—2030年)》指出,据监测,近60年来,东北黑土地耕作层土壤有机质含量平均下降1/3,部分地区下降1/2。目前,东北黑土区耕地的黑土层,平均厚度只有30厘米左右,比开垦之初减少了约40厘米。

“咱这地薄,苞米亩产1000斤,已经算多了,比不了人家亩产1800来斤。”玉米收购市场化后,产量和价格都不占优势,刘春野一改只种玉米的老套路,开始杂粮杂豆玉米轮作。

今年3月30日,《吉林省黑土地保护条例》正式公布,7月1日起施行,明确了黑土地保护的责任主体、保护措施、监督管理制度等。

而林海镇属于黑土地向沙地的过渡地带,黑土地沙化的迹象一度十分明显。“春天刮风,土粒子打得脸疼,刚发芽的种子让风生生地从垄里刨出来,只剩几条根须连在土里。”程延河回忆说,到处是“风剥地”。

“农业生产综合补贴实行的还是普惠制,想要发挥更大的作用,应该研究设立秸秆还田、增施有机肥、粮豆轮作、深耕深松等专项,把一部分补贴资金用在保护和提高地力上。”李德忠建议。

为了让粪液有地可还,丁德的企业通过承包、流转等方式来经营耕地。养殖和种植无缝对接,由盐碱地改造的1200亩水田,去年水稻收入达100万元。

站在地头,一看,旁边按老办法整地起垄的田里,干净整齐,苞米苗绿油油一片,两三棵苗挤在一起往外蹿;眼前用新技术整的地,乍一看,秸秆交错,玉米苗稀疏不少,还“矮人一头”。

“苗带可以用机器清理。”第二年开春,四棵树乡农民杨青云找到王贵满交了答卷。

免责声明:

梨树县农牧局局长盛天介绍,秸秆全部地表覆盖,宽窄行轮作,让秸秆有时间慢慢腐烂,春天免耕播种机一次性作业,不整理土地,不起垄,直接完成播种、施肥等所有工序。

合作社做到如今的规模,卢伟靠的是信誉,“把地交你手里,每年收益比自己种好些,所以带地入社干,一旦哪一年赔了,大伙就不认你了。”

利用畜禽养殖废弃物等,积造施用有机肥,是保护、提升黑土地地力的重要内容。今年春耕,梨树县投资150万元,完成3万亩增施有机肥任务。

借助黑土保护试点项目建设,梨树绿色农业发展正向“绿色+智慧”迈进。目前,全县形成了黑土资源动态监测信息网,专事监测黑土地水土流失和耕地质量变化情况。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