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国会批准进行imf改革
2021-06-21 20:5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最后,这位曾被誉为“言论被最广泛引用”的著名经济学家,非常乐观的告诉记者,他看好中国未来的经济,他认为,在未来的十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都将维持在7%-8%。不过他告诉记者,在新兴经济体中,他同样也看好印度。发达国家中,他依然看好美国。

谈到布雷顿金融体系是否应该继续维持。伯格斯滕认为,任何金融体系的改变都是慢慢发生的。不存在外界说的“崩溃”或者“颠覆”。他解释:过去四十年里,包括未来,世界金融市场美元的比例慢慢在下降,全球货币市场将会更加多元化。除了美元,欧元,人民币,还有日元,英镑等货币。将来会是一个三极货币体系主导的市场—美元比例稍微下降,人民币比例上升,欧元在中间。

凤凰财经讯 华盛顿时间3月23日凤凰记者专访了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创始人兼名誉所长弗雷德.伯格斯滕。伯格斯滕任奥巴马贸易政策顾问,曾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

谈到有分析人士认为英国高估了作为亚投行创始成员所能得到的利益时,伯格斯滕浅浅一笑,解释道:“首先,我不知道英国期待获得多少利益,现在也没人能预知他们能获得多少利益。加入亚投行对于英国和其他国家的利益表现在不同方面,既有直接经济收益,也会有通过支持该地区快速经济发展而大家普遍获益。很难衡量具体收益。但是我的答案是:加入亚投行绝对会收益大于投资,是一个值得的投资。”

imf春季年会下月将在华盛顿召开,记者追问了相关问题。奥巴马敦促国会批准imf改革事宜未见有任何进展,美国国内对此批评声不断。事实上,伯格斯滕早前就写过一篇名为“没有美国的imf” 。在采访中, 伯格斯滕对记者说,实际上,五年前政府就提出议案,要求国会批准进行imf改革,但迟迟不见进展。对于世界来说,真正的问题在于,imf是否要撇开美国继续发展? 我觉得等了五年,美国方面仍然没有进展, 那么其他国家应该需要行动起来。

当记者问到:有观察家认为,美国的盟友纷纷选择加入亚投行,说明奥巴马政府说服盟友的能力不足,并且美国对他国的影响力在下降?伯格斯滕否定了这样的论调,他表示,总体,美国与这些国家的关系仍然很好。事情很简单,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判断失误,其他国家不会盲目跟随。但这不会影响到美国与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和韩国的关系。更何况,美国正在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开始改变想法。

伯格斯滕不久前,同样谏言白宫:与其选择指责盟友加入亚投行,不如尽快结束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谈判。在专访中,伯格斯滕又重申了他的这个观点。并且他补充说,中国会因为tpp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而遭受贸易转移损失。因此,针对tpp,中国肯定会选择二种方式对应:要么加入tpp,要么建立推广类似的泛亚太自由贸易协定,以免遭受贸易转移损失。伯格斯滕认为,tpp协议可在今年之内达成。但是经过国会以及其他所有参与国家的批准,实施生效还是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

“其实我早在2014年10月份就已经向美国政府建议美国加入亚投行。在奥巴马总统2014年11月份参加apec会议之前,我就已经向奥巴马已经提出了这个建议。我说,他(奥巴马)应当给习近平主席一个惊喜,接受邀请,加入亚投行。因为中国不会想到美国愿意加入。另外,2014年10月,金立群到访美国,与我们进行了长谈。我被他说服,同意亚投行是个好的构想,会获得成功,美国应当加入。我认为美国应该选择加入亚投行,原因很简单:对于推动亚洲地区发展和经济增长,亚投行将是一个成功而重要的机构。美国想要保持对该地区发展水平和安全稳定的影响力,就应当加入进来,与亚洲国家联合。有一点我要强调的是:美国应当接受中国在该银行的领导地位,认可中国对世界经济日益增长的贡献,并且愿意以自身资源和经济能力来实现我们两国共同目标的主动性。美国多年来一直希望中国在世界舞台能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这次反对中国,与美国一贯政策不符。我认为,美国自己拒绝加入亚投行是个错误,劝说别国不要加入更是个错误。”

对于imf的工作评价,伯格斯滕直言不讳,“整体来说,还算不错。最近比较有争议的是其工作重心太多放在了欧洲,尤其是希腊。当然,解决希腊问题,解决欧洲问题,是稳定世界经济的重要问题。有人认为imf工作不到位,是因为觉得imf花了那么多精力在欧洲,但希腊依然问题重重,欧元也还是面临诸多困难。”

谈到亚投行和目前现有的以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相竞争的问题,伯格斯滕强调: 并不会因为亚投行的出现而改写目前国际金融秩序。但必须说,这是一种信号:一方面说明包括中国在内的新的经济力量正在改变国际秩序;另一方面说明中国对于现有结构感到不满,所以才会自己建立新的机构。他认为,对于世界经济体系,新的经济秩序和准则建立要花上十年的时间,但是在这过程中,每天都会有这种趋势和信号。 伯格斯滕说,这是健康的,自然的,也是必然的趋势。竞争并不是坏事。唯一的问题在于我们如何应对这个情况。美国需要接受这个体系正在改变的现实,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美国拒绝加入亚投行是错误的。

采访开始,记者就问到了最近热议的亚投行。(伯格斯滕上周撰文,谏言美国应该加入亚投行)对此,伯格斯滕向记者透露了撰文背后的故事。

关于日本目前是持什么样想法,伯格斯滕推测,不管美国加不加入,日本最终都会改变立场,不然在该地区会感到很孤立。“目前日本需要一定时间给自己台阶下。如果美国选择加入,对日本做决定会更容易一些,但无论如何,日本会选择加入。当前日本和美国的处境都相当尴尬。两国都会改变立场,但需要一定时间。” 伯格斯滕分析说。

至于很多分析人士广泛谈论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是否会消失的问题,伯格斯滕说,这要看布雷顿森林体系指的是什么。如果是指二战后的“固定汇率体系”,该体系在20世界70年代已经消失了;如果布雷顿森林体系是指其机构,比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如我刚所说,这个体系会慢慢发生改变;如果是指“以美元为主导的货币体系”,该体系已经发生了变化,即,转为更多元化的货币体系。” 伯格斯滕进一步补充道,货币在国际市场的地位取决于该国的经济实力。中国目前在经济实力,贸易总量和货币储备方面位居世界前列,人民币自然会在国际市场上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但是,这同时要求中国需要有一个高效的金融市场,目前中国的金融市场不够成熟。中国政府了解这个情况,并谨慎的发展金融市场。如果能够很好的运作,人民币将成为继美元和欧元以后,第三大国际货币。

同时,伯格斯滕认为,美国最终会改变主意,选择加入亚投行。这只是时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