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这样的情况下去
2020-11-20 18:3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当前经济进一步向好的基础有待巩固。言下之意,还有隐忧。目前,经济运行中突出的问题首先就是市场需求不足,这个需求当然不能依靠公款消费。赵萍表示,在当前增加收入、提高保障这些远水还解不了近渴的情况下,加强消费动力需要通过落实各项政策的细则实现。

赵萍:目前消费增速回落的原因主要还是消费结构出现了变化,由于压缩三公消费,提倡节约反对浪费等,导致了政府消费支出出现了一定程度下滑,而居民消费还没有出现大幅度上升,从而使总消费的增长受到影响。增速的变化是结构调整付出的短期代价,但是企业也必须意识到,由于三公消费下降导致很多企业的商务消费会出现一定程度下滑,同时消费理念还发生了重大变化,企业必须认真对待。当前奢侈消费、崇洋消费的方式已经受到比较大的挑战,发展环境可能受到很大影响,而适度节约适度消费,国产品牌消费等理念已经逐渐成为整个社会消费的主流,因此企业应该快速转变市场定位。公款消费和个人消费有很大差异,公款消费不太注重性价比,看重的是豪华和舒适;而个人消费追求的是高性价比,任何一分钱的花费都要物有所值。因此企业有必要从原来的追求奢华、追求舒适的消费理念,转向提供更高性价比的商品和服务上,也就是薄利多销。

消费增速下降,特别是高档餐饮消费负增长,说明公款吃喝减少了,这是好事。不过从后果上来看,这也确实影响了整体消费。要想补回来,有人说要靠市场的力量把高端消费降下来,比如某些价格虚高的高端白酒可能原来只有两个人能喝得起,但要是降到三百一瓶,就会有十个人能喝得起了。薄利多销,皆大欢喜,赵萍认为,这个方法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出路。

消费增速下降,特别是高档餐饮消费负增长,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八项规定”等政策的出台引发高档消费的狂降。商务部发布的数字显示,中央八项规定和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要求出台以来,一些高端餐饮企业的经营和高端白酒的销售大幅度下降。据抽样调查,高档餐饮企业的营业额,北京、上海、宁波分别大概下降了35%、20%、30%左右。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看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的结构就可以发现,下降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主要包括两方面,第一,今年的消费热点带动不够明显,往年消费增长过程中会出现比较多的亮点,比如前年和大前年的汽车、家电、金银珠宝类增长速度在30%-40%,所以带动作用比较明显。而从去年以来,消费热点的带动作用就不够明显,去年增速较多的就是家具、建筑及装饰材料类,但是这两大类商品的增速只有20%多。第二,消费以外的因素,往年消费增长都有比较多的政策推动,从而培育出了消费亮点。但是从去年开始,消费政策逐渐淡出,特别是今年对于消费的相关补贴政策就仅剩汽车家电的节能补贴,这不是扩大消费规模而是调整消费结构的政策,因此今年的政策拉动对于消费增长也显得不如往年。这两方面原因导致今年整个消费增长的大环境以及内部结构都不是特别乐观,从而拖累了总消费的增长速度。

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今年头2个月,全国消费增速突然放缓。很多人都注意到,在中央"八项规定"等政策的出台后,一些高端餐饮企业的经营和高端白酒的销售大幅度下降。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商务部研究院消费经济研究部研究员赵萍认为,高端餐饮和高端白酒消费的下降只是一方面原因,消费热点不明显以及政策拉动不如往年,也使得今年社会消费增速出现下滑。

【导读】中央禁酒令导致消费低迷,发改委担忧市场需求不足。经济之声评论:拉动内需还得靠百姓消费。

赵萍:高端消费尤其是高端餐饮消费的下降,对于整个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下滑有很大影响,但是肯定不是全部原因所在。餐饮业占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1%左右,所以高端餐饮业的下降会导致餐饮业下降,从而导致占比超过1/10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受到影响。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当前,拉动内需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首要任务,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最新公布的有关消费的数据颇有些不容乐观。

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数字显示,今年1到2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78万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2.3%,这不仅比去年全年名义14.3%的增速大幅下降,而且比去年7月份的全年最低增速还要低。环比来看,增速比去年12月份也有大幅下降。其中特别值得关注的是,餐饮业收入增速仅仅为8.4%,限额以上企业餐饮收入甚至下降了3.3%。

赵萍:今年以来,我们对于扩大消费提出了系统的制度框架,比如提高消费能力、稳定消费预期、改善消费环境等,但是这些政策都需要制定相应细则。比如提高消费能力方面,在改善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的相关规则时,相关改革方案能不能尽快制定出细则是很关键的;稳定消费预期方面,要控制物价和房价,要尽快有细则出来;还有要增强消费意愿,以往的补贴政策还有没实施的,比如可以探讨消费退税、贷款消费的贴息等,这方面的政策可以引导消费意愿,使消费者能够愿意消费;在消费环境改善方面,应该对于安全消费、信用消费等环境建设有具体制度推出。总体来说,制度框架战略安排非常重要,但是这些制度要在短期内尽快落地,才能真正实现扩大消费。

消费增速掉头变低,引起了发改委的担忧。这种担忧是必要的,照这样的情况下去,全年消费增速可能放缓,并进而使经济增速出现下降。不过我们必须认识到,依靠公款吃喝拉动内需是一条邪路,也是饮鸩止渴,拉动内需更主要是创造条件,让老百姓有钱花、花得起。